台北市召會網站

特會訓練

經營美地所豫表包羅萬有的基督,為著建造召會作基督的身體,為著國度的實際與實現,並為著新婦得以為主的來臨將自己豫備好(六)基督作我們安息日的安息,由迦南美地所豫表

我們若要對希伯來書裏安息日的安息有正確的領會,就需要認識聖經裏頭一次題到這事的意義。在神創造的日子,祂在第七日安息了,因為神的榮耀得著彰顯,因為人有了祂的形像,祂的權柄同祂的管治權也即將施行,以征服祂的仇敵。甚麼時候只要在地上有人彰顯神並代表神,那對神就是安息日的安息。新耶路撒冷將是神終極永遠之安息日的安息,因為在那裏一切蒙救贖的聖徒要在榮耀裏完全彰顯神,並帶著神的權柄作王,直到永遠。

基督作眾聖徒的安息,分為三個階段:在召會時代,祂這位屬天的基督,歇了一切的工,坐在諸天之上神的右邊,現今在我們靈裏是我們的安息。在千年國裏,撒但從地上除去之後,基督連同國度將是得勝聖徒更完滿的安息,他們要與基督一同作王,有分於並享受祂的安息。在新天新地裏,所有的仇敵,包括最後的仇敵,死,都被基督征服之後,祂這位全勝者,將是神所有贖民最完滿的安息,直到永遠。希伯來四章九節中所說安息日的安息,就是迦南美地的安息所豫表的,只該包括基督作我們安息的頭兩個階段,不該包括第三階段。頭兩個階段的安息乃是獎賞,要給那些竭力追求基督,不僅蒙了救贖,還豐滿的享受了基督,以致成為得勝者的人。第三階段的安息不是獎賞,乃是給所有贖民完滿的分。

我們需要留意主在馬太十一章二十八至三十節的話-『凡勞苦擔重擔的,可以到我這裏來,我必使你們得安息。我心裏柔和謙卑,因此你們要負我的軛,且要跟我學,你們魂裏就必得安息。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,我的擔子是輕省的』。安息不僅是指從律法與宗教,或工作與責任的勞苦並重擔中得著釋放,也是指完全的平安和完滿的滿足。負主的軛就是接受父的旨意,乃是受父旨意的約束。主過這樣的生活,並不在意別的,只在意祂父的旨意,祂將自己完全降服於父的旨意,不為自己作甚麼,也不盼望為自己得甚麼。因此,無論環境如何,祂心裏都有安息。因此,祂要我們跟祂學,若是這樣,我們魂裏就會得安息。

出埃及記三十一章十二至十七節啟示,安息日是在帳幕建造的囑咐之後。『你們務要守我的安息日。因為這是我與你們之間世世代代的記號,使你們知道我是把你們分別為聖的耶和華。…故此,以色列人要謹守安息日,要世世代代守這安息日為永遠的約。這是我與以色列人之間永遠的記號;因為六日之內耶和華造天地,第七日便安息舒暢』。我們必須看見以下的神聖原則-神首先以享受來供應我們,然後我們與祂同工。我們要在神的工作上與祂是一,就必須享受祂。在五旬節那天,門徒們充滿了對主的享受-『他們…被新酒灌滿了;』(徒二13);然後彼得同著十一位使徒們站起來與主同工。對神而言,是作工而安息。對人而言,是安息而作工。然後,我們與主是一而與祂同工。我們作為神的子民,必須帶著一個記號,指明我們需要祂作我們的力量、能力和一切,使我們能與祂同工,為著建造召會作基督的身體,這是我們與神之間永遠的約,永遠的合同。

享受基督作美地的憑藉是神活而有功效的話,『比一切兩刃的劍更鋒利,能以刺入、甚至剖開魂與靈,骨節與骨髓,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』(來四12)。神活的話必須刺入我們裏面,拯救我們脫離猶疑的心思和飄蕩的魂,使我們進入我們靈裏基督這安息日的安息。我們不該留在魂裏遊蕩徘徊,乃需要否認魂,並竭力進入靈裏,有分於並享受屬天的基督,使我們能在千年國裏,在祂作王時有分於國度的安息。

經營美地所豫表包羅萬有的基督,為著建造召會作基督的身體,為著國度的實際與實現,並為著新婦得以為主的來臨將自己豫備好(五)那地有葡萄樹

葡萄樹豫表犧牲的基督,就是那位把自己一切全都犧牲的基督,並且從祂的犧牲中,產生出使神和人喜樂的新酒(申八8,士九13,詩一○四15上)。基督是產酒者,祂犧牲自己,產生酒使神和人喜樂。基督也是葡萄樹,所產生的使神喜樂,也使人喜樂。

我們若接觸那由葡萄樹所豫表的基督,並經歷祂犧牲的生命,祂就加給我們力量,使我們過犧牲的生活,產生酒使別人和神喜樂(羅十二1,弗五2,林後一24)。在主的主宰權柄之下,我們也許被擺在某些處境中,需要我們犧牲自己,好使別人喜樂。我們若在這樣的處境中來接觸主,我們就要經歷祂是出產酒的葡萄樹,也就是那使神和人喜樂的一位。並且,我們若在基督包羅萬有的這一面經歷祂,就必有多量的酒可以喝,我們要『喝醉』了,並因基督而『癲狂』,而在主裏被喜樂充滿(約十五11,徒五41)。

然而,我們在自己裏面無法過犧牲的生活,因為我們的生命是天然的生命,自私的生命(太十六25)。只有基督的生命纔是犧牲的生命。基督這犧牲的羔羊活在我們裏面,加給我們力量,使我們能為人犧牲,使他們喜樂。我們若接觸主,經歷祂犧牲的生命,祂就要加給我們力量,加強我們,使我們為神為人犧牲。

不僅如此,我們藉著經歷基督作產酒的葡萄樹,並藉著被祂這新酒所充滿,就得以在祂裏面並同著祂而成為奠祭(創三五14,出二九40~41,腓二17,提後四6)。奠祭豫表基督是在神前作為真酒傾倒出來,使神滿足的那一位。奠祭乃是在基本的祭物之外附加的,澆奠在一種基本祭物上(民十五1~10,二八7~10)。奠祭的酒是澆奠給神,使神滿足的。

奠祭不僅豫表基督自己,也豫表這位基督以祂自己作屬天的酒浸透我們,直到祂與我們成為一而被澆奠,為著神的享受和滿足,並為著神的建造(太九17,腓二17,提後四6)。奠祭豫表獻祭的人所享受的基督,祂這屬天的酒充滿獻祭的人,使他成為獻給神的酒。我們藉著經歷基督作祭物,就成為被基督充滿並浸透的人。我們在主觀上所經歷那作祭物的基督,在我們裏面成了酒,使我們欣喜若狂。至終,我們被基督這屬天的酒所浸透,而與這酒成為一,甚至成為酒;這樣,我們就有資格作奠祭。同時,雅各在伯特利澆奠祭在柱子上,指明奠祭是為著神的建造(創三五14)。在伯特利澆奠的酒,不是直接來自酒醡,乃是間接來自享受基督作酒,並被基督這酒浸透的人。在伯特利,就是在神的家,在作基督身體的召會裏,我們至終需要作奠祭被澆奠(林後十二15上)。

正如使徒保羅成為奠祭,澆奠在聖徒信心的祭物和供奉上。在腓立比書二章十七節和提後四章六節裏奠祭的酒,就是馬太福音九章十七節的基督(酒),浸透了保羅,使他成為酒。保羅為召會成了奠祭,這指明奠祭不僅是為著敬拜神,乃是特別為著神的建造。根據奠祭需要基本的祭物這個原則,保羅把信徒信心的祭物和供奉看作是基本的祭物,他能將自己作為奠祭澆奠在其上。這裏的信心包括信徒對基督的一切經歷和享受;至終,這信心包括信徒自己的所是。保羅能將自己作為奠祭澆奠在其上的基本祭物,乃是腓立比信徒的信心。腓立比書二章十七節的信心,是我們所經歷、享受並贏得之基督的總和。我們對基督的經歷成了獻給神的馨香祭物。藉著享受基督,我們就經歷、贏得並據有基督,我們全人也由祂所構成;這樣,我們的信心就成為能彀獻給神的祭物,可以讓奠祭澆奠在其上。

經營美地所豫表包羅萬有的基督,為著建造召會作基督的身體,為著國度的實際與實現,並為著新婦得以為主的來臨將自己豫備好(四)那地有川,有泉,有源,從谷中和山上流出水來

加拉太三章十四節說,『為叫亞伯拉罕的福,在基督耶穌裏可以臨到外邦人,使我們藉著信,可以接受所應許的那靈』。神應許亞伯拉罕物質方面的福乃是美地,作包羅萬有之基督的豫表。因著基督至終實化為包羅萬有賜生命的靈,這應許之靈的福,就與應許亞伯拉罕之地的福相符。

包羅萬有的基督作為包羅萬有的靈,乃是那『有川,有泉,有源,從谷中和山上流出水來』的地(申八7,十一11~12。)川、泉、源表徵基督是湧流的靈(約四10,啟二二1)。

『從谷中和山上流出』的水,指明基督作為活水在不同的環境中流出來。谷是十字架的經歷,即基督死的經歷,而山是基督復活的經歷。內住的基督,乃是基督徒生活神聖供應的源頭和超越的能力,使我們能過釘十字架的生活,使復活的生命得以顯明(林後四7~9)。保羅在十字架的殺死下,活出復活的生命,為著完成他的職事(10~12)。使徒所過的生活,和主耶穌在地上所過的一樣。主的生活是在十字架的殺死之下,使復活生命顯明的生活。當我們在主死的殺死之下,祂復活的生命就藉著我們分賜到別人裏面。

耶利米二章十三節說到神的百姓所作的惡事,乃是他們離棄神作他們的泉源、源頭,並且轉向神以外的源頭。他們鑿出池子,描繪出以色列用人的勞碌辛苦,製作一些東西(偶像)頂替神。那些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,指明除了神自己分賜到我們裏面作活水以外,沒有甚麼能解我們的乾渴,也沒有甚麼能使我們成為祂的擴增,使祂得著彰顯。在神眼中,惡人,作孽的人,就是不來飲於祂的人(賽五五7)。

因此,我們需要建立從救恩之泉取水的習慣,好喝生命的水並湧流生命的水。我們需要藉著向主說話,憑主說話,為主說話,在主裏並同著主說話,而從救恩之泉歡然取水。我們需要讚美主,在主裏喜樂,常常謝恩,並向主歌唱。我們需要呼求主的名,並且需要傳福音,使人知道基督所完成的。我們需要讓主在我們全人裏面居首位,並照著神聖的性情作每一件事。

按照神的經綸,信靠神的人像樹栽於水旁,這表徵神乃是活水的泉源。樹長在河邊,藉著吸取水的一切豐富而生長。這是神藉著祂神聖的分賜完成祂經綸的一幅圖畫(耶十七7~8)。我們這些樹要接受神聖的分賜,就必須吸取神這水。這位供應之神的豐富分賜到我們這些樹裏面,就以神的神性將我們構成,使我們長大,以致有神的度量。這樣,我們就與神成為一,有同樣的元素、素質、構成和樣子。禱告的意義是吸取神。我們接觸神多,吸取神就多。我們吸取神多,享受祂就多。我們不該顧自己的光景,反而要藉著仰望神、瞻仰祂、讚美祂、感謝祂、敬拜祂並吸取祂,進到神的面前來接觸祂。這樣,我們就會享受神的豐富,飽嘗祂的甘甜,接受祂作亮光和能力,裏面平安、光明、剛強且有力。

約翰四章十四節下半說,『我所賜的水,要在他裏面成為水源,〔湧上來〕成為水泉,直湧入永遠的生命』(另譯)。這啟示湧流的三一神:父是源,就是源頭;子是泉,就是源的顯出;靈是河,就是湧流。三一神是經由父、子、靈,而流到我們裏面,並從我們腹中流到別人裏面(林後十三14,約七37~38)。三一神的湧流乃是『湧入永遠的生命』。新耶路撒冷是永遠生命的總和,『入』意思是『結果產生』或『成為』;因此,父是源,子是泉,靈是河,湧入我們裏面,並同著我們湧流成為新耶路撒冷,就是永遠生命的總和。

經營美地所豫表包羅萬有的基督,為著建造召會作基督的身體,為著國度的實際與實現,並為著新婦得以為主的來臨將自己豫備好(三)那地有小麥與大麥

申命記八章說,『那地有小麥與大麥。』(8上)。這節裏的小麥豫表成為肉體、被釘死並埋葬的基督(約十二24)。

基督在祂成肉體時期的豐滿職事裏,將無限的神帶到有限的人裏面(一1,14)。祂作為在肉體裏有限的人,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(七6,10)。祂是永遠無限、不受限制的神,卻作了人在地上生活,在時間上受到限制。祂雖然是全能的神,卻作了受逼迫的人,在行動上受到限制。祂作為在肉體裏有限的人,有天然、屬人的生命,並過倚靠的生活(十11,15,17,六57上,太十四19)。

基督藉著成為肉體而有的人性,成了遮藏祂神性的外殼,因而遮藏了祂的榮耀(十二23~24,路十二50)。祂需要經過肉身的死,使祂那不受限制且無限的神聖所是,連同祂神聖的生命,得以從祂的肉體裏釋放出來。當主耶穌落在地裏死了,這死將祂從人性的外殼裏釋放出來。因此祂神聖的元素、神聖的生命,就從祂人性的外殼裏釋放出來。

我們在受限制、受壓迫的處境中,可以經歷基督作一粒麥子。無論何時當主的主宰權柄把我們擺在一種處境中,使我們受限制,使我們受壓迫,我們就能經歷主作小麥(羅八28)。當我們接觸主,我們就領悟到祂是那無限的神,卻成了有限的人,並且領悟到在祂裏面有能力承受任何限制(腓四13)。基督作我們的生命,在我們裏面過那成為肉體者、受限制者的生活(西一27,三4),使我們對我們的景況能知足(腓四11~12)。基督作為小麥,乃是我們的生命,使我們願意受限制,願意受死,願意被埋葬,願意成為無有;這就是經歷基督作小麥。

申命記八章八節裏的大麥則表徵復活的基督。在美地上,大麥比其他穀物先成熟;因此,大麥是初熟的果子(林前十五20),豫表復活、不受限制的基督。基督是大麥,是在我們裏面復活的基督,能應付每個處境。祂這復活的初熟果子,乃是從死人中的首生者,使祂成為身體的頭(西一18,弗一20~23);祂這身體的頭既已復活,我們作為身體也必復活。基督作為初熟的果子,已經成為生命的糧(餅);因此,大麥餅表徵在復活裏的基督是我們的食物(約六48)。主耶穌用五個大麥餅能使五千人喫飽,還剩下十二籃的零碎;這就是復活(太十四14~21,約六9,13)。我們從基督這大麥餅得餧養時,我們就成為大麥餅,以我們所經歷的基督餧養別人。

正如大麥所豫表的,復活的基督乃是無限的(腓四13)。一面,我們可以經歷小麥所表徵有限的耶穌;另一面,我們可以經歷大麥所表徵無限的基督(約十二24,六9,13)。耶穌在祂的成為肉體裏,是非常受限制;但在祂的復活裏,祂是不受限制的(路十二49~50,二四5~6,26,34,46)。小麥是死亡谷,但大麥是復活山。

經營美地所豫表包羅萬有的基督,為著建造召會作基督的身體,為著國度的實際與實現,並為著新婦得以為主的來臨將自己豫備好(二)藉著留意基督勸戒和警告的話,並藉著接受祂的重新訓練,使我們裏面的人日日得更新,而承受包羅萬有的基督作美地

神呼召以色列人的目標,乃是要他們進入應許之地,享受那地的豐富,使他們能建立神的國,並成為神在地上的彰顯。所有以色列人雖然都藉著逾越節蒙了救贖,脫離了埃及人的暴虐,並被帶到神的山,領受神居所-帳幕-的啟示,但因著他們的惡行和不信,幾乎全數失敗並倒斃在曠野,無法達到這目標。這表徵我們雖然藉著基督蒙了救贖,脫離了撒但的轄制,也被帶進神經綸的啟示中,我們仍可能無法達到神呼召的目標,就是進入並據有我們的美地-基督,為著神的國享受祂的豐富,使我們能在今世成為祂的彰顯,並在國度時代有分於對基督極點的享受。惟有迦勒和約書亞達到目標,進了美地。我們新約的信徒需要像迦勒和約書亞一樣,『向著標竿〔最完滿的享受並贏得基督〕竭力追求』,『要得…獎賞〔在千年國裏對基督極點的享受〕』。

我們若要完全據有基督作美地,使徒保羅指著以色列人拜金牛犢的事說,我們必須『逃避拜偶像的事』。金牛犢是神所救贖之人所製造的偶像。起來玩耍是放縱於嬉鬧(或鬧趣)。我們心中的偶像就是我們裏面所愛的任何事物,超過了對主的愛,並在我們的生活中頂替了主。我們這些真神的真兒女應當儆醒,保守自己,遠避偶像。我們必須因金牛犢偶像的原則受警告,這偶像乃是神所救贖之人作的,使他們成了拜偶像的營。以色列人拜了金牛犢後,摩西因為曉得主的同在不再在百姓中間,就把他的帳棚遷移,支搭在離營一段距離的地方,他的帳棚於是成了神的帳棚(出三三7~11)。主與他面對面說話,好像人與同伴說話一般。神與摩西是同伴、同夥,同有一個事業,並在一個偉大事業中有共同的權益。摩西是一個懂得神心的人,他是照著神的心,並且能摸著神的心。

神藉著摩西重新訓練長期飄流後新一代的以色列人,豫備他們進入神所應許的美地,承受這地為產業。除了迦勒與約書亞,第一代的人都已故去,第二代豫備好要進入並據有美地。第一代豫表我們的舊人,第二代豫表我們的新人。我們在生命裏的變化是讓基督的話豐豐富富的住在我們裏面時發生。申命記八章三節說,『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,乃是靠耶和華口裏所出的一切事。』在馬太四章四節,『一切事』被『一切話』頂替。

神的重新訓練乃是祂在九件事上對祂百姓的囑咐:第一,我們必須敬畏主,就是怕得罪主,怕失去祂的同在,怕在來世得不著祂作我們的賞賜。第二,我們必須行神的道路。接受神的所是作我們的道路,並行這些道路,就是活基督。第三,我們必須愛主耶穌。因著神愛我們,並鍾情於我們,我們該以愛回報祂,鍾情於祂。第四,我們必須全心全魂愛神並事奉神。全心全魂愛神並事奉神,指明我們也是用愛的靈,愛神並事奉神。第五,我們必須遵守祂的誡命和律例,為要叫我們得福。今天我們需要持守基督,祂是神誡命的實際,並持守基督的豐富,好叫我們蒙福。

第六,我們必須給我們的心行割禮,意思是,我們必須在我們重生的靈裏生活並事奉,而釘死肉體。第七,我們不可再硬著頸項。我們頑梗、悖逆的意志,必須被基督藉著祂自己作為變化的靈所征服並復活,而在對祂的順從裏成為我們的美麗。第八,我們必須持守基督,就必得著加強並鼓勵,往前去據有基督作我們的美地,這意思是,我們會贏得基督。我們的日子必在基督裏得以長久。神的眼目必看顧我們,並將祂同在的福賜給我們。我們必享受那靈的澆灌。第九,『你要…指著祂的名起誓。祂是你所讚美的,是你的神,為你作了這些大而可畏的事,是你親眼所看見的。』在新約的辭彙和經歷裏,這意思是我們呼求主的名,使我們得以享受祂生機的救恩和祂追測不盡的豐富(羅十12~13)。

經營美地所豫表包羅萬有的基督,為著建造召會作基督的身體,為著國度的實際與實現,並為著新婦得以為主的來臨將自己豫備好(一)為美地爭戰

我們若仔細讀聖經,就會看見有為著美地的爭戰。神的仇敵撒但正竭盡所能來阻撓神的子民取得並享受基督作美地。舊約裏所有的爭戰都與美地有關。我們要領會以色列人進迦南和在迦南爭戰的意義,就需要認識,按豫表迦南有兩面的意義(西一12,弗一3,二2,六12)。在積極一面,迦南是豐富之地,豫表包羅萬有的基督同祂追測不盡的豐富。美地是聖經裏所看到基督終極的豫表。美地,迦南地,豫表基督是一切,又在一切之內,祂對我們乃是一切。在消極一面,迦南表徵撒但黑暗國度空中、天上的部分,就是滿了撒但勢力的諸天界(弗二2,六12)。

佔據美地的各個異族,表徵我們天然生命不同的方面。異族的神及其背後的鬼魔,代表邪惡的屬靈勢力。在我們天然生命的背後乃是邪惡的勢力,利用、操縱、並指使我們天然生命的各方面,阻撓我們據有包羅萬有的基督並享受祂的豐富。因著天然生命阻撓我們據有基督並享受基督,所以我們必須恨惡它,並且當我們在基督裏長大時,就樂意將天然生命攆出去。神不是一次就將我們由異族所表徵之天然的生命全部剪除,因為這樣作會使我們裏面成為真空,有被由田野的獸所表徵之鬼魔佔據的危險。神乃是按照我們在神聖生命裏長大的程度,漸漸的,一點一點的剪除我們的天然生命。基督越在我們裏面擴增,祂就越頂替我們天然的生命。神應許要攆走異族,但神的百姓必須與祂合作,主動的滅絕他們。基督越在我們裏面擴增,我們就越能與神合作,把天然的生命攆出。

我們若要據有美地,以成就神的定旨,就必須從事屬靈的爭戰,擊敗撒但的勢力。我們需要認識屬靈的爭戰,就是撒但的國與神的國之間的爭戰,乃是必需的。當以色列人豫備好要據有迦南地時,那地滿了鬼附的人、拜偶像的人和拿非利人。因著拿非利人,就是墮落天使和墮落人類的混雜,住在迦南地,所以神命令以色列人要取得這地,並毀滅其上所有的人,使人類得著清理。按照神聖的思想,迦南地的國民必須消滅,因為他們是屬魔鬼的,並且與鬼調和。迦南人不僅表徵墮落的天使,也表徵與邪靈,與空中撒但黑暗權勢聯結的人類。

亞拉得王、亞摩利人的王和巴珊王,是約但河東的『守門者』,為撒但護衛著迦南地,就是黑暗的國。以色列人與那地居民的爭戰,描繪在地上那看得見的景象背後,正進行著看不見的屬靈爭戰。極其重要的是,我們要看見,在景物的背後正進行著屬靈的爭鬥,這爭鬥不是人的眼睛所能看見的。除了在地上的爭戰以外,在空中還有神與撒但勢力之間的爭戰。以色列人與迦南人爭戰,為要據有並享受美地,這豫表整個召會,包括所有的肢體,都有分於屬靈的爭戰,抵擋『諸天界裏那邪惡的屬靈勢力』,使聖徒能享受基督作包羅萬有的地。

基督是我們的美地,神要我們贏得基督,但在我們和美地之間,有一層屬魔鬼、鬼魔的勢力;我們若要據有美地作我們的享受,就必須擊敗這些撒但的勢力。這裏有一個非常真實的屬靈爭戰需要我們參與;我們必須爭戰以得著包羅萬有的基督,為著建造召會作基督的身體、新人和神的國。我們若要據有基督作我們的享受,就必須是一個團體的戰士,就是作基督身體的召會,與撒但的勢力爭戰,擊敗撒但的勢力,使我們更多得著基督,以建造基督的身體,建立並擴展神的國,使基督能回來承受這地(弗三8,四16,啟十一15)。